室內盆栽
隱居,談不上什麼五斗米不折腰的。
  隱居,不過是更想饞食人間煙火。

  無意招引蜂蝶,也無意站成一野山林。只想背棄陽光,走進室內,隱居!

  隱居,當然就要有隱居的姿勢。隱居是無所謂品味,姿勢也無所謂流行,所以不必出門,不就是計較著幾款矯揉造作的姿勢。

  不必出門的,當然就不知道天有多高?至於,地有多厚?就聽腳底根鬚說如何徘徊蔓繞的姿勢吧。不必出門的,當然就不知道:一旦野火燒不盡,為何春風吹了又再生?更不知道:梅松柏之所以欺淩霜雪的獨特姿勢了。所以隱居,不就是坐成一座象牙塔,塔里沒有春夏或秋與冬。所以隱居,不就是站成棋盤上的棋子,任人擺移一生罷了!

  隱居,當然還是要有手臂伸出去的姿勢,伸出去乞討一些遭遺忘的水,以及急著想活下去的理由。不願芳華褪盡的,恐怕是「白頭宮女閑坐說玄宗」的感傷,而「無可奈何花落去」的,又豈是一個「歎」字了得。

  偶爾,還探頭看看窗外陽光,悲憫著:陽光!何故遭人遺棄屋外?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Walking

nrvnrjjypf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